-

翌日

蘇晚晚穿戴整齊去上班。

顧君衍把打包好的早餐遞給她:“路上吃。”

蘇晚晚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愛惜自己的身體,她接過來抱在懷裡,打開門就看見等在門外的七七。

蘇晚晚詫異地問:“七七,你在這裡等我嗎?”

餘小七:“陪你去上班。”

“不著急陪我,你在家裡休息兩天吧。”

餘小七的狀態讓人擔心,蘇晚晚想讓她在家裡休息兩天。

餘小七漠然地說:“越在家休息,狀態越差,還不如讓自己忙起來。”

她隻有忙起來纔沒有心思胡思亂想。

“那好吧。”蘇晚晚問:“你吃過早餐了嗎?”

“我晨練的時候吃過了。”

餘小七開車載蘇晚晚上班。

車子停在地庫,蘇遠山正好也到了,他看見餘小七,好奇地問:“晚晚,這是……”

“顧先生派給我的私人助理。”

不是公司的人。

蘇遠山還不忘叮囑:“既然是晚晚的助理,就要好好照顧晚晚。”

蘇晚晚不喜歡蘇遠山的口吻。

餘小七雖然是她的保鏢,但她們之間的關係是平等的,而非菲傭。

餘小七心思敏銳地注意到蘇晚晚的想法,低聲道:“不用在意我,我沒關係。”

回到辦公室,蘇晚晚抱歉地開口:“七七,我替他跟你道歉。”

“不用,我不在乎彆人對我的看法。”她說:“你忙吧,我在辦公室外麵等你。”

蘇晚晚的辦公室外麵有一個茶水間,餘小七就坐在茶水間的沙發裡發呆。

蘇晚晚看著她的狀態,眼睛裡閃過一抹擔憂。

她搖搖頭,低頭忙碌自己的事情。

顧君衍發來了一條訊息:【你名下的蘇氏股份已經超過百分之四十,想什麼時候召開股東大會?】

蘇晚晚想了想:【官司開庭後。】

顧君衍:【我會跟法院商量開庭時間。】

現在已經具備條件,不如快刀斬亂麻。

越慢,等到決裂的時候,晚晚的心裡就會越難受。

蘇晚晚知道男人會儘快落實這件事情,她舒了一口氣,說不清楚臉上是什麼表情。

下午的時候,公司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小蘇總,沈氏集團的少總來了。”

蘇晚晚來蘇氏這段時間,接手了好幾個沈氏集團的案子,她不解地問:“哪個沈氏?”

“帝都沈氏的二少爺沈知堯。”

蘇晚晚聽見沈知堯的名字本能地蹙眉。

這個男人出現在她麵前,肯定冇有好事發生。

“告訴他我不在,有什麼事情跟蘇總商量。”

對方為難地說:“我冇有攔住對方,他已經闖進來,並且就站在您的辦公室外。”

蘇晚晚一抬頭就看見笑得邪肆的男人,他甚至冇有經過蘇晚晚的同意,直接推開辦公室的門。

“我猜到小蘇總不願意見我,所以不請自來了,你不會生氣吧?”

蘇晚晚不答反問:“我生氣你就會走嗎?”

沈知堯無賴地說:“我今天來是跟你談正事的,當然不會走。”

“既然我生不生氣,你都不肯走,那你管我生氣乾什麼?”蘇晚晚冇好氣地翻了個白眼。

沈知堯懷疑自己生病了。

不然他為什麼會覺得蘇晚晚的白眼竟然有點好看呢?

沈知堯的語氣不由自主地放柔:“你不用對我有這麼大的敵意,我這次不是來找你麻煩,是真的想跟你談生意。”

“我剛到蘇氏,不懂生意上的事情,你還是找我爸爸談吧。”

沈知堯一臉嫌棄:“我和糟老頭子有什麼可談的?”

蘇晚晚麵無表情地說:“既然你不想和糟老頭子談,那麼我隻能遺憾地告訴你,我不想跟你合作。”

顧家和沈家站在了對立麵,註定她也要和沈家站在對立麵。

誰知道沈知堯這次來,是不是帶著陰謀詭計來的呢?

沈知堯雙手撐在辦公桌上,身體前傾,一副引誘的口吻:“我這次帶來的合作相當於給蘇氏送錢,你真的不考慮考慮?”

蘇晚晚輕笑一聲:“沈少爺,你是生意人,不是慈善家,怎麼可能會做白給我送錢的事情呢?”

她還是沈夢薇的情敵。

沈知堯不把她算計到破產就不錯了。

“也許小爺心情好,想做個散財童子呢?”

蘇晚晚:“我這裡廟小,盛不下您這尊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秀豔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頂級財閥把小嬌妻攬入懷,頂級財閥把小嬌妻攬入懷最新章節,頂級財閥把小嬌妻攬入懷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